清娱

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竞短论长,却不道荣枯有数,得失难量。——《浮生六记》

【瑞金】故河(三)

异邦将军瑞x中原皇子金

架空pa ooc预警
格瑞有些无奈,手上用了些力去推金却没成想少年是死死抱住他坚决不放手的,只好就着这个姿势揽住金,关上吱呀作响的木门,带着金回房间里坐下。

“外面还在下雨,你来做什么。”格瑞倒了杯茶,递给浑身湿透的少年,“还不撑伞。”

“我想来找你嘛格瑞!”少年咧开嘴露出一个有些没心没肺的笑容,端过茶一饮而尽,身为一名皇子看上去却丝毫不疑心格瑞可能会害他,“而且我给你带来了和你眼睛一样颜色的花!”

“……谢谢。”格瑞从少年柔软的手中接下一束紫罗兰色的小花,大约方才是被金塞在怀里怕淋湿了,这会儿显得有些蔫蔫的。

他四下望了望,他家没有花瓶,因为没有女主人来打理这些,格瑞只好小心地将...

【瑞金】故河(二)

异邦将军瑞x中原皇子金

架空 ooc预警

近日里燕城阴雨绵绵,空气中弥漫的都是湿而黏腻的水汽。夏季的温度与湿气搅和在一起,使得八月的燕城成天见地闷热,活像是蒸桑拿。

这样的天气对格瑞来说更加难熬,每每大雨倾盆,他的胸口和受过伤的膝盖都会令他疼痛地无以复加,常常是坐立不安的。

有人敲门,格瑞将木碗放下,起身去开了门。

是雷狮。

他不请自来,还十分自然地将门开大了些,皱眉扫视了一圈,“格瑞,你说是来中原修养,就住这种破地方?这地方能有助于你身体?”

格瑞并不是很想理他,“三殿下,我的事就不劳您费心了,有何要事请讲。”讲完请圆润地离开。

木头房子里弥漫着浓浓的药味,雷狮抽了抽鼻子闻着...

【瑞金】故河(一)

异邦将军瑞x中原皇子金

架空 ooc预警

他在无边的旷野里奔跑,四下荒芜,寸草不生。身后是狞笑的桀桀怪声,黑色的箭头弯曲地跟着,金奋力向前,可是暗色的浓雾紧紧地缠上来,几乎是贴着金的后背,直至完全吞噬他。

有一道光。

似乎是月光,却比月光明亮。温柔而干净,银白色的光溢出来,流泻着包裹在金身边。

“呼……”又是那个梦。金醒过来,额上冒出冷汗。

侍女们身姿曼妙得很,袅袅婷婷地上前来为金更衣束发。金脑子里仍然想着方才的梦,不免有些心不在焉,平日里与侍女调情之语都不再说道。

仔细思量过了,金决定去外面走走。

他已经年十有六,是年纪就籓,于是皇上将燕城封给他,并且赐予他燕王的名号。这燕城...

一个非常非常抱歉的通知

非常非常对不起各位还在等着我填坑的旁友……因为我估计不会填了

感觉我总是在说一些并不会实现的话。真的真的很对不起(虽然我觉得不会有多少人)不填坑主要是因为我我我我很可耻地跳坑了(是的这个人在某考之前被人拉进了凹凸深坑)

嗯…因为全职来关注的小伙伴们请取关叭。接下来我要开始写凹凸同人啦!(哪来的底气。

顺便提一句我超爱瑞金。

【all叶】已恨归期晚「28」

“不!!老叶!!你不要我了吗!我们多年的交情被你置于何地!”黄少天跟魔怔了似的把剑一把别在腰间,苦苦拖着叶修的衣襟不让他走。

连苏沐橙都看不下去了,拉着唐柔:“算了吧柔柔咱们走吧。”

“好的。”唐柔也挽着苏沐橙的手臂走了,挥一挥衣袖不留一片云彩。

等到两个姑娘都走了,叶修这才把脸上无奈的表情换下来换上正经的神色:“说吧啥事儿?”

“嘿嘿嘿果然是老叶就知道你最懂我了啊。”黄少天果然也安静下来,“我喜欢你!”

“正经点儿行吗……”叶修作势要走,被黄少天再次用蛮力拽住:“别啊老叶我是认真的。”

“难得有咱们两个独处的时间我才方便和你讲。”

“以往你身边都是嘉世的那些个人们,我们又难得碰...

【all叶】已恨归期晚「27」

“好好好好我知道了知道了。”黄少天嘴上搪塞着,心里却挺美的。肯定是叶修自己写的又不好意思说,为了避免他害羞,这会儿先给他留点面子,回他住的地方再慢慢一边叙旧一边讲。

黄少天自顾自地傻乐着,都没注意到前面有棵树。

“靠靠靠靠靠!!”黄少天捂着脑袋整个人像疯了一样鬼哭狼嚎,那副委委屈屈的模样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弄得像是叶修把他这良家妇男怎么样了似的。

“又怎么了老哥…”叶修一边递过来一个你开心就好的眼神一边手脚不停砍死了一只兔子。

“……”

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理会他,叶修不禁有点纳闷,虽然心里觉得这样清静还是挺好的,叶修还是转头看了一眼。

然后就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黄...

【也青】先知

嗯。一发完。BE。

“青。”诸葛白喘着气推开诸葛青的房门,哗啦一声响。

窗前的薄纱帘子在飘动,上好檀木制的窗子被撑开一条缝,风从缝里肆虐进来,撕碎了一地鎏金色如水一般的月光。

本该盘腿坐在床上修炼的人却不在。

“青!!青!!!你在哪!!”诸葛白望着天色,漆黑如墨的云层遮蔽了天空,像惊涛骇浪一样在空中疯狂翻卷着,层层叠叠地铺开。

风很大,呼啸着席卷了屋内,与门口涌动的风相呼应,带着尘埃充斥室内。

异常的天气使诸葛白感到格外不安,而在这时王也的来访更加值得人怀疑其目的。

一股子细微的血腥味夹杂在风里窜入诸葛白的鼻腔。

练炁之人五感何等敏锐,即使诸葛白只不过是个孩子。

“青!!”...

【all叶】已恨归期晚「26」

尽管苏沐橙看上去并不是很愿意的样子,一行人仍然是带上黄少天开始了这段历练。

有黄少天,推进的速度的确快了许多。唐柔和苏沐橙也从这个多话的少年嘴里原原本本地听了叶修通知他过来的经过,而叶修却一直保持着缄默,只是本本分分地挥动那把伞,沉默着杀怪,从他那里传来的,只有千机伞咔咔地变换形态的声音。

“一天晚上我收到了一封信,我还在奇怪,不会是哪个本剑圣的超级粉丝寄来的吧。可是我想了想觉得不会有粉丝知道咱们蓝雨的地址啊,然后我就想可能是哪个敌对战队的人瞎整的。”

“结果拆开一看就看到老叶狗爬似的字儿,我那个心花怒放,就知道老叶还是爱我的。然后看到老叶深情地呼唤我来帮他,刚好蓝雨最近和嘉世有场常规赛...

【all叶】已恨归期晚「25」

“别动手别动手老叶!自己人自己人!”

听到这个聒噪的声音就知道来者何人了,叶修稍稍松下一口气,带着戒心转过头去看到底是谁。

果然没错,这么吵还蒙着个黑布欲盖弥彰的人除了黄少天也是没别人了。

“嗨少天啊,你吓死我了。”

黄少天一挥手里的剑,剑锋泛着莹莹的蓝光,他的剑是好剑,看起来薄如蝉翼挥起来虎虎生风,实际上又轻又韧,攻击起来逼的人招架不住。

“我们一起吧,刚好我来这边。”黄少天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嘴巴两侧还会凹出两个酒窝,少年感特别足。

苏沐橙对这种人总之没什么好感。之前联盟里的人来他们嘉世来的频繁极了,也不知道是冲着打探嘉世的消息来的,还是冲着叶修这个人来的。这回黄少天和他们偶...

【all叶】已恨归期晚「24」

嘉世附近有很多树林,不归嘉世管辖。只不过当时嘉世选择山的时候还看中了这些不要钱的林子可以给队员们当做训练基地用,这才把有些重要林子派了专人去把手。

叶修他们一行人当然不能去这种林子,他可还是被追杀的,被发现了不止他一个人要完蛋。

当年嘉世刚刚成立,还没有什么正规的演武场,队员们要训练就都漫山遍野地找了林子进去窜来窜去。叶修当年作为带头找树林的人对那些个曾经对他们很重要的树林记忆犹新,就算不去那些地方多少年了却还是记得在哪里可以找到。

现在的兴欣刚刚起步,要把兴欣拉扯得和嘉世一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兴欣本身就是开演武场的,这和当年的嘉世何其相似。但是演武场里不能给他们增加实战演练的经验,...

1 / 6

© 清娱 | Powered by LOFTER